天地者,万物之逆旅


四旬已过,半生薄凉,
也曾克己奋发,胸怀激荡,
幻想红衣白马,气吐眉扬,
终是柴米挫了锐气,染了风霜;
江湖故人十年奔波,游子倦,
午夜知音,
书生一梦夜黄梁,
举杯畅饮不敢醉,
终怕他乡牵挂,
卧榻之地,
无人归啊!

光阴者,百代之过客



毋须烦恼,终有弱水替沧海


常常昼夜颠倒的我
每到凌晨都会有一种感觉,
自己是这座城市里唯一还醒着的人。
那种心情堪比猫头鹰倒挂在深夜的森林里,
孤独地盯着外面的一片漆黑,
想着大家都已经各自在床上做梦,
那些梦里拒绝我的参与,
而醒着的世界也都没为我亮着灯!

抛却纠缠,再把相思寄巫山

醉书生
醉书生